小野 - 第8部分 美妻淫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我从后面插了进去,两手不时揉揉她的双乳,双手则不断抚摩她的小穴。

    妻子的小穴一向肥美,加上正被我干着,显得越发肥大,两片肉唇将我的手指带龟头都包住,恨不能吸进她的阴道深处。

    插了一会儿,我让妻子转过身,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蹲在地上继续干。这样可以让她清楚地看到我们身体的交合动作。

    我的肉棒已沾满她晶莹的爱液,闪着亮光。每次抽动,都把她的嫩肉带出来,又重重地送回去。她丰满的双峰也随着跳动,身体出现一波一波的肉浪……我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一点上,身体里好象有一个声音在说“快,快……”妻子开始使劲地收缩阴道的肌肉,吸吮着我的肉棒,我终于到达了快乐的顶峰,把肉棒深深插入妻子的深处,停在那里,感觉着一股股热流喷勃而出……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存在,好象只有那一个地方传来的火热而柔软的吸引才是真实的。

    我继续大力的抽着,身体觉得越来越紧张,可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

    青天为被,大地作床,只有中秋圆月注视着我们。

    我们太投入了,接着又开始了一轮一轮的高潮。我们婚后已将近一年没在外野合了,因而今天都倍觉新奇兴奋。

    妻子也纵声呻吟,在城里家中作爱她总不敢叫,怕被邻居听见,因为我们住的都是简易房,墙板很薄,有时我们就清楚地听到邻居女人和她老公做爱时的喘息。

    而妻子一向是个爱面子的女人,每次在家中跟我做爱时,她连我的动作幅度都严加控制,以防肚皮相击的声音太大被邻居听到。

    但今天我们都解放了。

    可就在我们纵情地做爱时,有三个在江堤上过路的男人,或许是听到了我妻子酒后放纵醉人的呻吟,或是听到了我们肚皮撞击的“叭叭”响声,竟悄悄摸下江堤,来到我们身边。

    而我和妻子还没察觉。上下身仍是绞在一起,不断热吻、抽送……三个男人走来后,可能欣赏了一会儿我们夫妻的活春宫,按捺不住了,看看四周无人,就大胆地将还趴在妻子身上乱扭的我拎了起来。

    我和妻子一丝不挂地面对三个陌生人,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妻子更是无地自容,羞得埋着头,不知是该用手遮住乳房或是阴户。

    我颤声叫着让他们滚开。他们从我的声音里听出了我的恐惧。反而笑着俯下身,开始摸我妻子的乳房。妻子尖叫着骂他们下流,用脚踹他们。那个胖男人和瘦子就按住妻子的脚,向她潮湿的下身摸了一把。

    显然他们摸到了妻子湿淋淋的阴户,缩回手,放在鼻下嗅了嗅,笑起来“哇,这么多水。还真香。

    ”

    我还想跟他们打一打,以保护妻子的禁区不被侵犯。

    但他们中那个高个子男人抬手一个巴掌就打得我泄了气,我的半个脸已肿了起来。就他一个人,我和妻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他旁边还有那个胖子和那个瘦子男人。

    “老实点,不然我们扭断你们的脖子,把你们扔到江中喂鱼。”他们说话很粗,力气却大,可能是附近江滩码头上做苦力的搬运工人。“不过,你放心,只要将你漂亮的老婆让我们玩够了,我们保证不会杀你们。”

    这时我真恨透了中秋的月色月亮,让他们一眼看出我妻子是个漂亮迷人的少妇。不然,他们还有可能放我们。

    我们又软下来,开始求他们,妻子的眼泪更是流过不停,不断地叫他们“大哥”。这让她有如梨花带雨,更惹人怜。

    可他们都是粗人,根本不懂怜香惜玉,对妻子的哀求理也不理。只是夸我妻子的屁股又大又白,瘦子男人还淫猥地说:“呵呵,这女人的阴毛虽密,却很绵软,城里女人跟乡下女人就是不同呵。”

    妻子和我都听不下去了,恨不能捂住自己的耳朵。

    2004-12-4 19:03#22

    longshao23

    该用户已被删除

    (二)

    这时,胖子男人开始更深入地探索我妻子的身体。他低头看着她的豪乳,发现乳房虽大,乳头却很小,象奶油蛋糕上的一颗红樱桃。他立刻将头伏在她的巨乳上,把她的乳头含到了嘴里,“叭叽叭叽”贪婪地吮吸起来。

    在他舌头的挑逗下,妻子的乳头长大了,变硬了,可她整个人却好象变软了,闭着眼睛头向后仰着,腰以下双腿并拢,团团缩在他身下。嘴中轻叫着:“不要……胖大哥,不要这样……”“嘿嘿,小美人,你就放开干吧,连你老公都不吱声了,你还叫什么?”胖子说着,干脆放开她的乳头,坐到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手继续沿着光滑的小腹向下摸去。他通过茂盛柔软的草地时,停了一下,又继续探索她的宝藏。

    他的手指蘸了点她流出的滑滑的液体,不时从鼻子中发出快活的哼哼声。

    高个子男人又让我跪在旁边,让我看他们当面奸辱我妻子。几个男人看我们胆子小,就故意不断变换花样,还要我妻子主动配合。

    妻子稍有不从,我就会挨打。妻子为了让我少挨打,只得听任他们摆布。

    他们让她浪叫,她只得含泪浪叫。他们让她叉开双腿,她也只得让双腿大开。他们让她趴下,蹶起屁股,她就委屈地两手撑地,高高地蹶起腴肥的大屁股,让她窄小的肛门和阴户都暴露在外……我痛苦地摇了摇头。一时间,懊恼、无奈、尴尬、气愤都涌上心头。我堂堂的大学生妻子,竟被几个下里巴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真是奇耻大辱!

    可我却爱莫能助!

    这时,瘦子让我妻子用她的手抓住了他的肉棍,妻子只得伸出纤纤玉手,抓住了它,并开始按他的吩咐上下套弄。他的肉棒粗得吓人,足有小孩儿的手臂粗,我妻子的小手几乎都握不过来。龟头更是又圆又大,在月光下油油发亮,就像小鬼子头上的钢盔!

    瘦子顺势压上我妻子温软结实的身体,让她湿润芬芳的嘴唇贴在他的嘴上,舌头象小蛇一样不时在她的齿间滑过,与她的舌头追逐着、纠缠着。

    我本不忍看这一幕,却又很想看清他们的丑行。?

    胖子的双手又从我妻子下边插进去,在她结实丰满的屁股上慢慢揉着,并不时向内侧挤压,而比我粗了近一倍的大肉棒则渐渐挤入了我妻子的花心。

    妻子何曾与两个男人裸体相抱?加上她的身体天生敏感,小穴那里早已是汪洋一片,在液体的润滑下显得更加柔软。胖子的大鸡巴竟没费什么事,就直接从下面插了进去,一寸、两寸、三寸,然后他突然向上一挺,直至连根没入。

    我紧张得心都像要跳出口腔。那里本来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乐土呀,十分钟前,还是我的肉棒在那里抽插,寻欢作乐。可现在,妻子的阴道却迎来了新的主人。

    我真希望插进去的是我的棒子,可惜它到现在还疲软的耷拉着脑袋,连头也不敢抬。

    这时,妻子“哦”地呻吟了一声,呼吸急促起来,但并未发出痛苦的惨叫,柔软的她下体反而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向上挺插而蠕动。

    胖子的动作快起来,肥胖的身躯在我妻子下面灵活地左扭右摆,口中发出“嗷嗷”的欢叫,显然,妻子的阴道让他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

    妻子星眸微闭,下身的阴唇被他搅得翻进翻出。她低着头,不敢看我。

    瘦子嘿嘿笑了笑,也在上面把身体侧了侧,一条腿略弓起,顶在我妻子的两腿之间,一下一下地施以压力,双手则捧住了她的一对巨乳。

    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像夹肉饼一样将我妻子夹在中间,不禁挑起了她两腿之间本能的潮热。这股热浪逐渐扩展到了她的全身,淹没了她的理智,也把我们几个男人都点燃了。

    瘦子的手顺势探向了她的阴沟,柔软、湿润、腻滑、火热,各种感觉一下从他的指尖传来。他的手指慢慢地跟胖子的肉棒一起向里深入,同时手掌在我妻子小穴的上方阴蒂的部位轻轻揉动。

    妻子裸坐在胖子身上,喘息着,漫慢仰面半躺在他的身上,一双半闭的秀眼里满是妩媚和羞愧。

    瘦子看了几眼胖子在我妻子体内挺动的大阳具,手指从我妻子小穴的缝隙中挤了进去。妻子的阴户一 下更充实了,身体也更加兴奋,她羞愧地转过头去不让我看清她的脸,身子却竭力扭动着迎合他们。穴内的液体迅速增多,顺着瘦子的手指滴到胖子身上。

    瘦子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在嘴里吮了吮,竟跨到了我妻子上面,将他的肉棒也放到了妻子的小穴门口。

    我大吃一惊,胖子的大鸡棒已够我妻子受的了,他怎么能再挤进去?那岂不是存心要撑裂我妻子的小小阴道吗?

    “不,你们不能这样,要一个一个来……”我刚想劝阻,脸上又挨了大块头男人一巴掌,另半边脸也肿了起来。

    我只好闭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人同时进入我妻子的小穴。

    因为胖子的阴茎本来就比我粗大,而瘦子的鸡巴竟比胖子还要粗长,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把肉棒放到一 般女人的阴道中都够她受的,但他们现在竟把两根硕大无比的阴茎一起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插在了她的嫩蕊之间。

    他们同进同出,步调一致。双蛇入洞,浑然一体。

    这时妻子呻吟得更厉害了,不过身体停止了摆动,似乎两个男人同时进入了她的身体,让她感觉到一 些紧张,她轻微的前后移动身体,企图摸出个正确的位置以适应他俩。

    瘦子等她调整好姿势,就逐渐加大力度。

    妻子的阴道被撑得像个喇叭花似的,双腿盘在瘦子的腰上,屁股上下套弄着,配合着他们俩人的抽动。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看样子两根大阴茎并没有让我妻子痛不欲生,莫非妻子的阴道真是上帝的杰作?能伸能缩?专供男人的龟头出入?难怪她八岁时就够跟狗宝性交。

    妻子好象也沉浸到了另一种异样的氛围中,也许两个男人同时跟她做爱,让她所受的刺激太过强烈,她的呻吟变成了动物般的呜咽,就跟母猪被操时的哼叫。

    她越叫越响,整个江边都是她的淫唱以及两个男人用力抽送发出的“趴叽”声。

    突然,妻子停止了一切动作,屏住气,身体僵直地弓在一起,火山喷发了。我都能感觉她的阴道在一 阵阵抽搐,同时从子宫深处涌出一股热流。她的身体逐渐松弛,呼吸慢慢平静下来。

    瘦子也将肉棒抽了出来,把沾满白色和透明液体的东西伸给她,本想让她看看,可没想到,妻子竟舔了起来,最后索性把他的龟头送进了嘴里,用舌头仔细舔着。

    瘦子身上的每一个触觉都张开了,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快感充满了他的身体。

    我也觉得小弟弟好象被人撩拨了一下,脑子深处‘叮’地响了一下。

    大块头男人也来劲儿了!而且比刚才更雄壮,他趴过去,硬硬地顶在妻子的胯间。她睁开眼睛,手牵着他,引导着他爬上了她的身体,进入了她的身体。

    我只听旁边传来一声闷哼,大块头男人已与我妻子的高潮交织在一起。

    而这些对我都无所谓了。

    妻子更是失去了自我,甚至他们让她用嘴含住他们的鸡巴,她也不得不嘟起嘴,将他们那丑陋的东西用嘴辱夹住,不住地吞咽……直到下半夜,月过中天,他们每个人都发泄了三次以上,可以说是精疲力荆尤其是那个胖子,足有二百多斤重,每次冲击都撞得我妻子呼痛不已。我真担心妻子的内脏会被他压碎,可我每次叫他轻点,就会受他同伙瘦子的一顿打。我的脸都被打肿了,后来我也不敢再开口。

    可恨那瘦子还将精液射在我妻子脸上,弄得我妻子眼睛、耳朵和嘴边都是粘乎乎的一片。

    他还故意让我妻子跨在他身上,让她学贵妇骑马,好让他的同伙看我妻子的屁股大幅度的扭来摆去的骚样儿。

    最后,他们将我们吃剩的肉罐头和啤酒又一扫而空。

    今年的中秋夜,我和妻子就是在眼泪和屈辱中这样度过的。

    我越想越气。没法报仇,也没法排解苦闷。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呵。去报案也没用:一是未必能破案。就算破了案,我和妻子的脸也丢尽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