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41部分 美妻淫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村长说完,妈妈便用她那樱桃小嘴含住了他的龟头。妈妈的嘴型有点像香港女星关之琳和央视主持王小丫,丰满而肉感,小巧玲珑。而我妻子的嘴则很像当红花旦章子仪和徐静蕾,嘴大而唇薄,配上白齿红唇,十分性感迷人。

    看到妈妈第二次含村长的肉棒,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只见她伸手握住村长阴茎的根部,头跟着一上一下地含着肉棒。

    “用你的舌头舔龟头边缘的部份。”村长话音刚落,妈妈又伸出舌头舔着龟头的边缘。

    “然后把舌尖和龟头前面的缝密合起来。”

    妈妈一切照做。只见她那灵活的舌头就像小蛇般地舔着村长的枪头。

    “哦……喔……舒服……碍…”村长被舔得心花怒放,浑身跟着颤抖起来,一边任由自己的肉棍在妈妈的小嘴里一进一出抽送着。一边用左手使劲揪着妈妈的头发,右手则不停地抚摸她那丰满又突出的双乳。

    妈妈的乳房比我妻子的大了足有半圈,虽不及我妻子的富有弹性,却也十分诱人。尤其是乳头,就像两颗熟透的草莓。

    忽然一股力量将妈妈拉了起来。原来是村长还嫌这个口交的姿势不够好,因此弯腰将妈妈拉起,跟着他就直挺挺的站在竹床上。?

    妈妈猛地被拉起,嘴巴却紧紧含着阴茎,好象深怕村长一不高兴不让她继续吸吮。

    在嘴巴不离开阴茎的情况下,妈妈只好以肘膝跪地继续一前一后地吸吮着村长的肉棒。她不断将村长的龟头吞入嘴里,跟着吸进一半后,便开始用嘴唇轻揉,并用舌尖舔着村长的马口。

    “哦……美凤,你真行。只是不知你的同事和学生,能不能想到像你这么漂亮高贵的城里女教师,迷人的小嘴除了会唱歌、授课、讲故事,还曾吸过我这乡下男人的鸡巴杆儿。”村长嘴中发出了舒服的喘息声。

    “还不都是你逼的。”妈妈嗔笑着,透过自己的手指感觉到村长那粗大的阴茎上有一根根青筋高高地隆起。

    “村长的阳具好有力道碍…”我眼看着妈妈手中握着村长那粗硬的阴茎,村长那一根根突起的青筋有如钢铁一般强硬,我的心跳得更快了。

    村长那坚挺的阳物似乎连墙壁都可以刺穿,我像是巴不得他可以赶快挤入妈妈的阴户里,暗暗为他使着劲儿。这么一想,我看到妈妈底下的阴唇也跟着湿了。

    不久后,妈妈感到村长的马口中流出了更多的液体。于是她轻轻用舌尖将这性液舔去,她好象感到舌尖传来一阵阵甜味。

    “村长的伟器真是又硬又粗又有味道碍…”我在心中暗道。

    “村长,我就一个请求了,把我公公葬在村口泉水边的那棵桃花树下。这是我公公的心愿,我这做儿媳的一定要满足他。”这时,我听到妈妈松开嘴里的阴茎,娇喘着说。

    “老东西一生跟我作对,我凭什么满足他?要不是他,我十年前就搞上你了,可他硬是将这日子向后推了整整八年。八年哪,你想我们错过了多少快活日子?”村长一边大力向我妈嘴里猛插,一边气哼哼地说。

    “你也别小心眼儿了……这两年多来……我不是也没少让你开心嘛。我看你玩的次数也不比他少多少。再说,他现在就要死了……以后再不会盯你了,也没法子再享受我了。而你,却还一直可以享用我。”妈妈被他插得无法多说,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娇嗔地说。

    “看来你对公公真不错。这老东西有你这么个好儿媳,太有艳福了。好吧,看在你面子上,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三个条件。”村长突然停止了在妈妈嘴中的抽插,跟她换了个姿势,玩起了老汉推车。

    “别说三个条件,就是十个我也答应你。”妈妈双乳被村长操得不断乱晃。她扭了扭腴白圆嫩的屁股,心情颇佳地说。

    “好。我的条件之一,就是你每个月必须回村儿一次。”村长又用力猛插了一次,我看到妈妈的阴唇被他插得翻进翻出。她的阴唇也比我妻子的肥厚多了,颜色也更深,显然久经床战考验。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好吧,这条我认了,保证每个月回村儿一次。那……第二条呢?”妈妈的阴门被他捅得像一朵绽放的花蕾,肛门也跟着一张一缩。

    “还有一条,你公公下葬的那天夜里,我要你陪我在他坟头上痛痛快快做回爱,我要气气这个老东西,让他在坟墓里眼睁睁地看着我操你,听着我干你,却无奈我何。”村长交将我妈妈紧紧搂在怀里,就像搂着一只沃白的羔羊。

    “你这也太过份了吧?你想在哪儿跟我搞我都不介意,但不能在我公公坟头上乱来,更不能在他刚下葬的那个晚上……而且在坟地里做爱,让我害怕,那儿蚊虫多,还有野狗野猫野狸野鬼……”妈妈摇着屁股配合他的冲撞,语气却很不情愿。

    “你刚才不是说好了,十个条件你都会答应?怎么,想反悔了?那好,你回家告诉你公公,他想葬在泉水边的桃花树下,做梦吧。”村长说着,将我妈妈的大腿架到了自己的肩上。

    “好了,好了,人家只是说你太过份了,也没说不同意嘛。如果你不怕鬼,也不怕蚊虫咬你的光屁股,这一条算我答应了。”妈妈赶紧投降,主动伸手揉了揉村长胯下的卵蛋,问:“那最后一条呢?”

    “最后一条,嘿嘿,我不瞒你说,桃花树下的那块墓地,本来是留给我自己家的老爷子的,他老人家也看中了那块墓地。而且我这人也是个大孝子,早就答应了他。但现在为了你,我只好当个不孝之子了。但我也不能让我们家老爷子死不瞑目,我要给他一点补偿。”村长享受着妈妈纤纤玉手的爱抚,抽插动作放慢了。

    “补偿?说吧,要多少钱,我和小天他爸一定凑给你。”妈妈柔声说,更卖力地搓揉他的卵蛋,同时收缩小穴夹紧他的肉棒。

    “钱?我们家不缺钱。”村长将阳具送进妈妈的阴道深处。

    “不要钱?那你要什么?”妈妈向上挺动着屁股,声音颤颤地问。

    “我要什么你还不明白吗?我要让我家老爷子也风流一回,他老人家八十高龄了,可能还不知道这世上什么叫美女的滋味呢。我要你陪他过把瘾,如你答应了,桃花树下的那块墓地就归你公公了。当然,我也实话实说,我家老爷子喜欢折磨女人,还有几套我学也学不会的传统房中秘术,我老娘当年就是给他在床上练功和折腾死了的。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要是不敢上的话,你年轻的儿媳也可以代替你……我家老爷子多年前见过你儿媳一面,对她可是一直念念不忘……她年轻,身子骨可能比你能受折腾……”“你别想打我儿媳的主意,谁都不能坏她清白的身子,更不能折腾她。”妈妈护犊之情溢于言表,马上下了决心地说:“有什么花样你都冲我来吧,好,我答应你,我陪你家老爷子,哪怕少活几年也无所谓……”我不禁又愧又疚,世上只有妈妈好,也许只有在这种场合,我才能真正体会到母爱的伟大,妈妈一直跟我妻子明争暗斗,两个美女互不服气,可现在为了保卫儿媳的贞操,她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牺牲她自己。

    可我这做儿子的呢?却在四外传播她的风流韵事,在暗处偷窥她的裸体,看她跟人做爱,让她的阴户曝光,对她还有点非份之想,甚至想过让她做妓……我真是丧失良知,愧为人子。难怪有人骂我,说我妈不该生我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我该怎么办?我是该冲进门,给村长几个耳光,然后再跪下来请妈妈原谅,接她回家?还是该悄悄下楼走开,任妈妈跟村长爷俩玩弄?

    还有我那身为儿媳的妻子呢?她跟爷爷怎样了?我要不要回家阻止那场家庭闹剧?

    2004-12-421:09#81

    longshao23

    该用户已被删除

    (二十)

    我不忍惊破一场鸳鸯梦,选择了悄悄下楼。

    村长老婆拉住我说:“小天,今天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家男人就这点不好,碰到漂亮的女人就起性,鸡巴挺得比棒硬。我们村有姿色的女人没有一个没被他上过身,他也被漂亮女人们掏空了身子。所以,我才会用玉米棒子,我的命好苦哇……”她竟在我面前失声痛哭起来,我一时无语,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她,甚至我也有点为妈妈抢夺了她的男人而感到内疚。

    “我家这老不死的跟你妈通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将你妈妈搞上手后,他对别的女人好象都没了性趣,整天想的只是怎么跟你妈玩出新花样。我看着有气,可我一个乡下女人,又能说什么呢?我没你妈那么漂亮的脸蛋,也没她那么肥白的屁股,就是叫床,也没她的声音好听得让男人发狂。可我毕竟是我家男的的正妻呀,上次你妈从我家走时,我只不过咽不下这口气,跟在她屁股后面嘀咕了句狐狸精,被我家男人听到,就挨了他一顿痛打。你妈也真是的,她那么漂亮,又住城里,难道城里没有男人搞她,为什么非要跑回村里跟我这乡下女人抢男人呢?小天,是不是你爸和城里男人真的像我们村里人说的,上床不是阳萎就早泄呀,肉棒没我们乡下男人那样厉害,能让你妈这样的女人痛快?”

    “这……大婶……我妈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爸也不是阳萎……”我结结巴巴地说。

    “好了,我不跟你争。小天,现在只有你能劝劝你妈妈,让她以后少回点村儿。那我男人就没法子搞她了,或者,让你爸爸对她盯紧点……最少,也请你妈妈在我家男人身边吹吹枕头风,让他对我也好点,多少给我分点羹、留点精。他最听你妈的话。你妈放个屁,他都说香,你妈撒泡尿,他也能当茶喝下去。不过,我听说,你妈很听你的话……”“大婶儿,别说了,我会尽力而为,让我妈少回村。”我说着,落荒而逃。

    可该我怎样开口劝妈妈吗?

    我回到自家院子时,我家先前不知跑到哪儿去了的大黑狗竟迎了出来,冲我摇着尾巴,胯下的鸡巴硬硬的,我拍了拍它,径直走到窗前。

    家中的一切更让我心烦意乱。

    这时妻子见我不在,正跟爷爷玩得欢。我猛想起,妻子跟爷爷做爱的场面,跟妈妈与村长做爱的场面竟惊人的相似。

    这是为什么?是不是爷爷将花招教给了妈妈,妈妈又传给了村长?

    这时,只见爷爷的阴茎刚从妻子的小嘴中拨出肉棍。虽然射出了精液,但是他的肉棍却依然高高地挺立着,丝毫没有萎缩的迹象。病重的爷爷如此威猛,实在令我敬佩,也觉得不可思异。

    妻子又爷仰面躺下,爷爷压了上去,直刺妻子的花心。也许知道外面有大黑狗守门,他们做这一切时并没多少顾忌。

    爷爷开始大力抽插。屁股高高抬起,又重重压下,冲得妻子的肚皮膨膨作响。而他的两只睾蛋,则像两只肉铃儿似的,不断撞击着妻子的会阴。

    妻子在爷爷身下吃吃笑着,我不知她在跟爷爷说着什么,好象是在嗔骂他。因为她每说一句话,爷爷就更大力地插一次。

    爷爷如此勇猛善战,一点也不像个垂死的老人,令我大出意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装病,有意想泡我妻子。

    突然,爷爷的屁股一阵猛烈抽蓄,妻子知道爷爷又要射精了,赶紧用修长的双腿环抱住他的腰,让他尽力插入自己的阴道深处。

    爷爷真的出精了,一波波的精液哗哗喧泻着,喷入妻子的子宫,滔滔不绝。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旁边的大黑狗也看得津津有味,红红的鸡巴挺得老长。

    “蓄牲,是不是你也对我妻子有坏心?”我看得有气,狠狠踢了它一脚。它唔唔低叫着,却仍将前爪搭在窗棂上,不肯离去。

    最后,爷爷趴在妻子雪白绵软的肚皮上直喘粗气,就像一头斗败的公牛。

    “爷爷,该下来了,不然小天他们要回来了。”妻子的屁股和胯间都是粘乎乎的精液和淫水,但她的头脑还算清醒,推了推身上的爷爷。

    爷爷却没动静,只是趴着不动,硬挺的阳具仍依依不舍地插在妻子的小穴中。

    “老汉怀抱孙媳眠,真拿你没办法。”妻子扭了扭大屁股,软叹口气,只好任爷爷压着自己的玉体,同时,还勾起脖子,在爷爷脸上吻了吻。

    这一吻不要紧,把她吓得突然尖叫起来。

    爷爷竟口吐白沫,昏死在妻子肚皮上。

    妻子从没遇上这种情景,尖叫过后,吓得六神无主,抱着赤裸的爷爷不知所措,雪白的小脸上面无血色,嫩白的身子则在床上不住打抖。

    我马上想到了爷爷是脱阳而死,心跳也立即加速,不知该不该进去。

    看来,爷爷确实是病入膏亡,他此前跟我妻子肉战时表现出来的勇武威猛,不过是老人家常有的回光返照、垂死挣扎罢了。

    此刻,妻子已从最初的慌乱中镇静下来,她拨出爷爷插在自己小穴中的鸡巴,又用力挪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爷爷,然后迅速用卫生纸揩尽自己身下的淫液,又跳下床穿好衣裙,并用嘴吮尽爷爷鸡巴上的残精,再帮他老人家套上内裤……就在这时,爸爸也回来了,我赶紧咳了咳,跟爸爸一同走进了里屋。

    “你们回来得正好,爷爷他不行了。”妻子还没来得及将爷爷的内裤穿上,一见我们,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慌,忙不迭地说。

    我闻到她满嘴都是精液味,裸露的大腿上也还有点湿,不知是她的淫水还是爷爷的精液。

    “怎么回事儿?我刚才出去接你们时,老人家不是还好好的吗?他还说晚上要陪你们小夫妻好好喝几盅呢。怎么突然一下就不行了?还有,他的裤子怎么没穿好?”老爸看到爷爷发青的阳具还拉在裤门外面,焦急地问。

    “我……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爷爷他说尿急,要我帮他弄,我刚帮他弄出点尿,谁知他突然口吐泡沫就死过去了。”妻子心虚地说,目光却怔怔地盯着爷爷的阳具,那东西刚才还威猛无比,此际却像一只死焉了茄子,又软又难看。

    “小天他妈呢?快去叫她,也许她有办法。”爸爸一下也六神无主了,慌张张地道,他遇上大事都喜欢依赖我妈妈。

    “好,我去找婆母。”妻子屁股一扭,说着想往外溜。

    我怕她去村长家撞见妈妈的丑事,就赶紧说:“算了,阿玲,还是我去。”

    妈妈是被我从村长父子的身下给叫了回来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