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44部分 美妻淫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淫水顺着她的腿根,滴在爷爷的坟上。

    村长喘着粗气,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妈妈的阴道在剧烈地抽搐着,村长不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几乎连阴囊也一起插进去了我妈的阴道。

    突然,他觉得阴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卵蛋里好象爆裂似的喷洒出火热的精液,浓密粘稠的精液跟着冲出马眼,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我妈妈的子宫内。

    放射的快感令他全身乏力,整个人瘫在我妈身上。

    我下身肉棒也涨得厉害,恨不得上去一把撮开村长,越橱代苞。

    这时的妈妈又娇柔又风骚,风情万种,任哪个男人看了都想操她。就连大黑狗都似乎有点跃跃欲试。

    “妻子呢,她那里怎样?”

    妈妈和村长好戏连台,妻子那里又让我牵肠挂肚,我真不知是该走,还是该留下?

    那一夜,我一直看着村长操了我妈妈五个回合,再也忍不住,才往家里去了。

    妈妈的奸情调足了我的胃口,我要找妻子好好发泄一通,插她个花蕊乱翻。

    大黑狗却仍兴尤未尽,呆在那里,痴痴地看着妈妈跟村长寻欢作乐。这个下流的家伙,没准它也想操我妈一顿呢。

    家中刚刚曲终人散。

    “小天,看到你妈了吗?”老爸见到我,脸红红的,好象有点心慌,手中还提着一桶热水。

    “她……她去村口散步了……”我也低下头,想到自己刚才对妈妈的歹念并偷窥她跟村长做爱之事,有点愧见老爸。

    “她一个人……不会有危险吧?村里男人这么多……”老爸放下了热水桶,好象很有点担心什么。

    “没……没事,有大黑狗陪着她呢。”我安慰着老爸,生怕老爸不放心,出门找妈妈,撞见一出让他难以接受的“活春宫”。

    “哦,有大黑在,那就好,哪个男人要是想打你妈的歪主意,大黑一定会保护她的。”老爸扶了扶眼镜,长吐口气。

    嘿嘿,老爸,大概你做梦也想不到,妈妈此刻正一丝不挂地被村长搂在怀里,狂操猛插,而大黑却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呢。

    “阿玲呢?”我问,嘻嘻,老爸还不知道吧,我好想操阿玲呵。

    都是妈妈惹的祸!

    “她……她正在厢房中,准备洗澡呢。”爸爸低低地说,好象不敢抬头见我,“你……你把水桶给她提去。”

    我不由满心狐疑,提起热水桶进了房门。

    妻子正一丝不挂地仰面躺在浴盆中,双乳挺立,两腿大叉,绵密的阴毛衬出她皮肤的雪白细腻,鲜润的阴唇却微微翕开,些许白浆正汩汩外溢。

    我一眼看出那里沾了不少男人的秽液。

    “公公,来呀,你来帮我洗澡。”妻子星眸半闭,柔声娇语地道。

    “我不是你公公,我是你老公!”我没好气地道,妻子放浪的姿态让我隐隐有些不快。

    她脱光了坐在盆中,老爸却提着洗澡水,难道……“原来你是我老公呀,我才不管你是我老公还是我公公,反正,你得帮我洗澡。”妻子在浴盆中伸了个懒腰,娇滴滴地道。

    我闻到了她满嘴的酒气,明白她是醉了。

    醉后吐真言,我略施小计,就从她嘴中问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我们走后不久,家中的电闸不知被谁有意切断,四周一团黑。

    本村的电工躲在人群中不露面,众人就让我爸到外村去找电工,老爸不知是计,当下拨腿出了院门。

    老爸一走,早就对我妻子唾涎三尺的村民们再也忍不住,借着熄灯的良机,在她身上乱揉乱摸。

    妻子早已醉意熏熏,身上更是香汗淋漓,衣不蔽体,有人的手指乘机探进了她的阴道和肛门,还有人干脆用嘴吸住了她的乳房。

    人已薄醉,加上碍于情面,妻子也不好意思大喊大叫,只是在大金牙堂叔怀中乱扭着屁股抗拒。

    男人们胆子更大了,有人竟嘴含着酒,上前吻住她,嘴对嘴地喂她酒。她醉得更快了,根本无力抵抗。后来,差不多就任男人们剥光了她。

    恍惚中,她感到无数双手在她身上抚摸,大腿也被人拉着分开了。她羞羞娇笑,笑声未落,一根火热的东西已插进了她的下身,急猴似的又抽又捣,直撞得她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她既害怕又快慰,不自觉地发出呻吟,子宫里猛地被一股热流冲击,似乎暖到了她的心窝。

    一根东西疲软了,又一根更硕大的东西接着闯进来。她扭腰欲拒,这才发现肛门似早就被大金牙堂叔的硬棒棒塞住了,她想动也动不了了。

    村民们几曾尝过像我妻子这样如花似玉的现代都市美女,个个争先恐后,恨不能将我妻子身上能插的洞穴都插个遍。

    慢慢地,妻子像是腾云驾雾一般,不知身在何方。

    她刚想张口叫喊,一根肉棒又恰到好处地插进了她的嘴里,直抵到她的喉咙。她本能张口含住它,不住吮吸,直到一股琼浆喷进她的嘴里,顺着咙管,直流进肠胃。

    更多的肉棒马上送到了她的嘴边。她如同坠入了万丈深渊,又似升入了快乐天堂……一个时辰后,老爸终于气喘吁吁地找来外村的电工,合上了电闸。

    不过,他对儿媳刚才的遭遇似乎还蒙在鼓里。

    村民们个个有愧,不敢见光,电灯一亮,马上人去院空,有几人尚未尽兴,也只得提前告退,院子里只剩下妻子和老爸。

    “阿玲,你怎么了?”老爸见到妻子身上一片狼籍,不解地问。

    “你是谁?你想不想听我跟你唱十八摸?”妻子放荡地勾住了老爸的脖子,两只雪白的乳房在老爸眼皮底下直晃荡,两腿也缠住了他,整个人竟离开了地。

    “阿玲,你……你喝醉了……我是你公公。”老爸涨红了脸,拍拍她诱人的屁股,让她不要胡闹,又替她系上胸衣。

    “公公,你刚才躲哪儿去了?你看我这儿,好痒好痒哦。”妻子又张开腿让老爸看,她的阴户洞开,淡褐色的阴毛绵密细长,跟妈妈那种乌黑油亮的阴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味。

    老爸不由自主地盯看了一眼,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妈妈以外的女人的阴户,而且这女人还是他的儿媳,那阴户小巧玲珑,神秘莫测,让他禁不住心动神遥但当看到她下体满是浓稠的糊浆时,他却心疼地说:“阿玲,这是谁呵,喝醉了,将脏东西都吐在你下面。怪不得你会将裙子脱了。”

    “我也不知是谁,反正他们好多人都吐了……都吐了……公公,他们鸡棒里的东西都吐在我这里……又热又烫……你摸摸看。”妻子偎在老爸怀里,不住扭着迷人的娇臀,又用手指指自己的胯间。

    “阿玲,我扶你去洗澡,你身上的秽味好重……”老爸不敢摸我妻子的私处,但他已仿佛明白了点什么,他还闻到了妻子满嘴的精液味儿。

    “人家不要洗澡嘛,我要跟你喝酒,还要跟你十八摸。”妻子竟搂着老爸不放,并突然张嘴吻住了老爸,主动将香舌送进了老爸的嘴里,又抓住他的手按住自己的乳房,“公公,你摸……”“别……别……”老爸这是第一次跟儿媳抱这么紧,更是第一次尝到了儿媳的樱唇。“当心小天回来闻到你身上的秽味,要生你的气。快,乖儿媳,听话,去洗澡。”

    老爸好不容易才将妻子的舌尖顶了回去,心虚地扶着一身精液的妻子进了房。

    “那好,公公,我要你帮我……洗屁屁。”妻子主动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迷人的丰臀在老爸面前不住左扭右摆,直看得老爸面红耳赤。

    “好好,你快进盆,我去帮你取热水。”老爸耳热心跳地哄妻子坐进了盆中,慌不择路地逃了出来。

    犹豫再三,他还是拎来了一桶热水。

    但一想到要亲手帮赤身裸体的俏儿媳洗澡,他的心又不由乱跳。他不知自己有无勇气用手去搓洗妻子的挺翘的乳房,还要用水去冲淋她淫液泛滥的阴道。

    他更不知他这喝醉的儿媳,又会给他出什么难题……2004-12-421:22#86longshao23该用户已被删除(三)老爸在我妻子面前几乎束手无策。

    他一向性憨,真不知该如何对付这个千媚百娇又已醉酒的漂亮儿媳。

    何况,她已完全赤身裸体,连神秘的黑三角区都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恰在此时,我回来了。

    老爸终于解放出来。

    “原来如此!”我两颊发烫,看样子,就在我兴致勃勃地偷窥妈妈淫情的时候,妻子却在家中遭到了众村民的群奸。

    “他们……都有谁在你体内射了精?”我愤懑地问。

    虽然我的性观念有够开放,妻子也曾多次受人轮奸,但村民们未经我的同意,就乘我妻子酒醉,跟她乱来一通,还是让我颇为生气。

    “我……我哪儿知道……黑灯瞎火的……再说,我本来跟他们都不熟……就算亮着灯,我也叫不出他们名字。反正,好象有大金牙叔叔……”妻子长长的眼睫闪了闪,她还没醒酒,对我有问必答,声音却充满诱惑。

    “你个臭婊子,让谁操了都不知道,还有脸叫他叔叔!”我想到爷爷临终时说的妻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突然欲火中烧,猛地将妻子的颀长的双腿架到肩上,一下把自己的肉棍刺进了妻子的阴道尽头。

    妻子的阴道出奇地温暖润滑,我明白这是刚有好多男人的肉棒在这里插过的缘故,异常亢奋起来,鸡巴硬到了极点,像是一柄利剑,要一下将妻子的子宫刺出个窟窿。

    “你个任人操的骚婊子,我要插死你!插死你!”我发了疯似的在妻子的肉洞中纵横驰骋,木盆发出吱吱的响声。

    妻子吃惊地睁大眼看着野兽般的我,下身淫水哗哗流淌出来,淋湿了她的屁股……老爸在门外咳了咳,他也听到了我的吼叫和我们夫妻交合的声音,长叹一口气。

    老爸的叹息声让我又不由想起妈妈,不知她在爷爷的坟头上,已跟村长战到了第几回合。

    女人呀,真是难以理解的性爱动物!

    这一夜,我跟妻子都达到了高潮的极致。

    妻子柔嫩的小穴差不多都被我插肿了,我不仅插了她的阴道,还操了她的肛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