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部47部分 美妻淫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只是我们的熟人、同事和朋友,却没人却想到我俩在床上还有这番光景。尤其没人会想到,你诱人的小嘴竟然含过我的大鸡巴,还食过我的精。你知道吗,我的精液进了你的胃,就被你的大肠小肠消化吸收了,进了你的血液、你的心脏、你的肝肾,你的体内就被我打上了永磨来的印记,你的生命里也有了我的一分子。”马主任滔滔不绝地说。

    “好了好了,别摆功劳了,那你吸了我的淫水,你的五脏六腑不也有了我成份吗?”妻子红着脸反驳他。

    “是呀,现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实,男人女人能够上床做爱,都是天赐的缘份。你想,全世界六十亿人,打个对折,其中有三十亿男人,再去掉90岁以上和十二岁以下的男人,最少也还有二十亿根男人的鸡巴好插你的小穴,可偏偏只有你老公和我的我鸡巴能真正进入你的阴道,享受你的温柔,这是多么难得的几率呀。我们不该对此分外珍惜吗?”马主任说着,感慨万分望着我妻子的阴门发怔。

    这老家伙的确有几下子,难怪妻子会跟他偷情,连我都有些被他打动了,鸡巴不由挺得更硬。我很想知道这老家伙还有什么花招可使。

    “主任,想不到你还蛮有诗情画意的。”妻子有点惊奇地看着他,将他的阳具放在脸边怜爱地摩擦着。

    “是吗?难道你以为诗意只属于你们年轻人?”马主任听到妻子夸奖,心花怒放,他忽发奇想,问我妻子道:“阿玲,你家有没有墨水?”

    “有呵。你想干什么?”妻子吐出他的肉蛋,不解地问。

    “你去帮我找来,我有用。”马主任邪笑着吩咐。

    妻子不知他要捣什么鬼,只好乖乖地下了床,赤身裸体地走进我的书房,屁股一扭一扭的,取来一瓶黑墨水。

    “来,让我沾点墨,我要在你身上作画,以助雅兴。”马主任说着,让我妻子在床上躺下,并要她闭上眼。

    妻子虽然有些疑惑,还是温顺地闭上眼眸。

    马主任将自己的龟头在墨水里沾了沾,然后,他就两腿分跨在我妻子腰两边,竟乘着酒兴,用龟头作笔,在我妻子雪白的肚皮上挥毫作起画来。

    马主任这家伙在书法和绘画上有很深的造诣,我家客厅中就挂着他画的一幅鸳鸯戏水图,每次有客人来总会拍手叫绝。

    只见他鸡巴乱舞,笔走龙蛇,很快,就在我妻子肚皮上画好一幅画,又在我妻子脸上、脖子上乱涂一气,然后,他让我妻子俯趴下,高蹶着两片雪白的大屁股,竟又在她丰腴的美臀上作了两幅艳画。

    画完后,他这才得意洋洋地退到一旁边欣赏。

    “你画的什么呀,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妻子睁开一双媚眼来,勾起脖子看,我也爬到窗台上,大胆地往向里仔细瞧着。

    果然,马主任在我妻子身上画的尽是不堪入目的淫画。

    他在我妻子肚皮上画的竟是黑须蓬乱的三国名将猛张飞。

    只见张飞赤身裸体,胡须乱张,浑身肌肉强壮,两只大手正抓着我妻子的双乳,像是要将我妻子的乳房挤出奶来。更可怕是,他胯下阴毛比胡须还浓,跟我妻子的阴毛纠缠在一志,那根大肉棒竟被画成了一支硕大的狼牙棒,直垂到我妻子的阴门中间,好似就要塞入我妻子下体内,横冲直撞似的。

    当我妻子下床走到镜前,转过身去看她屁股上的画时,我看到她的粉臀上竟画着一丝不挂垂头丧气的我和一只乌龟。我的鸡巴无力地耸拉在胯间,而那乌龟却探头探脑,好象正在思考是先钻进我妻子的阴道还是她的肛门。

    最可气的是,当妻子转过脸来时,我发现他在我妻子的脸上竟画了不少于二十根鸡巴,妻子的脸腮、鼻子、嘴角、下巴甚至连耳朵边都画满了各色各样的男人阳具,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有的龟头外露,有的正在往下滴精。

    “天呀,你要死了,在人家身上画这么多丑陋的东西,就像一支支利箭,当我是男人的箭垛呀,还是男人的鸡巴集中营?”妻子满面羞红,无地自容,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够幽默。

    “谁说男人的鸡巴丑,我觉得你这样的青春佳人身上画满男人的鸡巴,真是美不胜受。难道你不觉得这是最好的人体秀和艺术品吗?要是拿到巴黎展览,说不定能轰动全世界,你也会名扬四海。”马主任又将我妻子拉上床,拍拍她肥白的大屁股说。

    “呸,你还是让你媳妇去参加这种展览好了。要出名让她出名。”妻子赌气地推开他的手。

    “我媳妇是不错,但身材还是稍逊于你。她没你这么大这么白的肉屁股。”马主任咂了咂嘴,说:“也许,只有你婆母可以跟你媲美。我见过她几面,好象她的屁股比你还要肥还要诱人,是男人看了就想上的那种。”

    我妈妈的确风情万种,只要她点头,男人会一大片地倒在她石榴裙下,成为她的胯下之臣。

    马主任这种老色鬼见过她,不想操她才怪呢。

    “不过,你别吃了碗里的还要想着锅里的。你要是打我婆母的主意,可别怪我生气不理你。”妻子还是不由自主吃起我妈妈的醋来。

    2004-12-421:26#89

    longshao23

    该用户已被删除

    (六)

    妻子跟我妈妈一直有种明争暗斗,对男人的杀伤力也各有千秋,难分伯仲。漂亮的妈妈胜在成熟、风骚,美丽的妻子则有年轻活泼、媚人入骨的优势。

    妈妈脸蛋、身材有点像香港的明星关之琳,气质像央视的李修平,乳房却比她们两个都更挺,简直就像两座小山耸立在胸前。

    而妻子面容则像极了青春玉女徐静蕾,性格像央视花旦名嘴王小丫,身材却跟当红影星曹颖相似,当然,她的屁股要比曹颖还大还圆,只是阴毛可能不及曹颖和王小丫的浓。

    据面相家观察,像关之琳、曹颖和王小丫这样的女人,阴毛都是浓密型的,阴唇一般也较肥美,这倒跟我妈妈颇为相似。

    而李修平、徐静蕾和我妻子这样类型的女人,阴毛通常都是绵软细柔,淡浓适中,阴唇则细薄鲜润,引人入胜。

    通过不久前的网上调查,我发现,喜欢我妻子的男人还是略占上风,在与儿媳的争夺中,妈妈暂时落后。

    但也这许是因我对妻子较为了解,多次目睹她跟男人做爱,还为她拉过嫖客,因而写她的性戏较多的原因。

    可我却没能写出妈妈的神韵。

    一个男人只有跟一个女人做过爱,才能真正了解她骨髓里的东西。我到现在还没有尝过妈妈的禁脔,无法比较她的阴道跟我妻子的阴道里面的世界究竟谁更神奇。

    但愿有一天我能揭开这个谜。

    “好了好了,阿玲,我的心里只有你,没别的女人,我不提你婆母,行了吧?”马主任赶紧给我妻子陪不是,却又忍不住道:“不过,要是能跟你们婆媳俩个这样的大美人共床,终究还是蛮有意思的。”

    “睢你,三句话不离本行,又来了,刚说心里只有我,却又想着我婆母。”妻子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你可说真的,你真敢操了我婆母,就别想再沾我的身子。”

    “好了,不谈你婆母了,我们开操。否则,你肚皮上的猛张飞等不及,要抢我的先了。”马主任说着,分开我妻子的双腿,露出她迷人的阴门。

    “别急,让我去端盆水来,将我身上的画和你鸡巴上的墨水洗掉。你瞧你那玩艺儿,沾满了墨水,看上去让你简直就像个黑鬼。”妻子说着就爬起来,并俏皮地伸手敲了敲马主任的那东西。

    “不能洗,阿玲,一洗就没趣了。你就当今天被黑鬼操一回吧。”马主任竟按住我妻子,不让她起身,又将她阴门扒开,煞有介事地用手指拉扯开她绵薄娇艳的阴唇,然后,就将那根火热的黑鸡巴塞进了妻子那嫩滑的肉洞。我只看见一根黑得要命的鸡巴插入了妻子艳丽的花蕊,很快,就将她红润的阴唇染成了紫黑色。这一幕若非亲眼目睹,让我打破头也想不到。

    妻子本能地抱紧了他,马主任开始抽插,一边抽,一边抬头看着我们夫妻的结婚照,问:“阿玲,现在你还怕你老公看到我们在床上吗?”

    “呸。我不高兴回答你。”妻子说着,身子向上挺了挺,算是回答了他。

    “哈哈,报上说,女人就是好玩,哪怕是被男人强暴,也总是刚开始拒绝,接着上瘾,最后不顾一切。”马主任的屁股一会儿上下巅动,一会儿左右摇摆。很快,就捣得我妻子的下身淫水泛滥,淫浆涌流。

    “轻点,你轻点。小心吵醒隔壁邻居。”妻子提醒着他。

    “阿玲,想你老公了吗?”马主任忽然放慢了抽送的节奏。

    “想,当然想了。”妻子在他身下如实地回答,提到我,她的身子竟不由一颤。

    “他有什么好想的,说不定,他此刻也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寻欢作乐呢。现在外面妓女多的是。”

    马主任奋力将肉棍捅进了妻子的阴道最深处。

    他的肉棍确实比我粗,将妻子的阴道塞得满满的。

    妻子的阴唇紧紧裹着他的肉棒,说:“我家天夫不是那种人,他不像你这么淫,见了漂亮女人骨头就发软,恨不得每天在办公室里就要剥人家几回裤子。”

    妻子的话又让我的心一阵阵温暖,又一阵阵起酸。原来关于她和马主任在办公室乱搞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这一点,我从妻子的女友赵梅嘴里已听到了很多很多。以前,我还半信半疑,现在,却得到了证实。可惜,赵梅到南方做妓去了,不然,我一定还能从她嘴里得到不少关于我妻子和马主任的精彩故事。

    “好了,既然你这么想老公。那好,现在我就让你来跟你老公通通话。”马主任说着,竟一伸手,将床边的电话机拉到了床上。

    “要死了,你疯了?真在这时候给他打电话呀。”妻子俏脸发白,按住了话机,白嫩修长的双腿仍紧紧夹着马主任。

    “没关系,只是让你跟你老公讲几句话嘛。你不是想他嘛,跟他说说话也好,他怎么也想不到你是在我怀里跟他通话。”马主任说着,鸡巴仍插在我妻子体内,却坚持拨响了我的手机。

    我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套,吓了一跳,赶紧将手机的铃声开到最校电话接通了,妻子按了免提键,这样,马主任也能听到我的声音。

    马主任抱了抱她,让她在床边的垫背上半倚起身,然后,她就软软地道:“喂,老公,是你吗?”

    “是……是我。怎么,阿玲,到这么晚,你还没睡哪?”我压低声,装着刚睡醒的样子说,心却跳得厉害。

    “人家想你嘛,睡不着。”妻子回头望了一眼马主任,娇滴滴地道。

    我气不打一处来,有意逗她道:“恐怕不是想我,是想男人的鸡巴了吧?”

    “是又怎么样?反正人家想了还不是白想。”妻子在马主任怀里扭了扭,马主任得意地掐着她的屁股肉,无声地笑了笑。

    我看得眼红,说:“这也未必哦,天下男人除了我,还不多的是?而且我听说漂亮的女人还特别会偷情。”

    “你是不是也怀疑我?你要这么说,我可是不偷白不偷了。反正是你自己娶了我这么漂亮的妻子,就注定要戴绿头巾的。”妻子撅起小嘴说。

    “我就知道你会熬不住,你真的在跟哪个男人偷情吧?”我眼看着马主任在搓揉妻子的乳房,心中醋意上涌,却无可奈何。

    “是又怎么样?我就气气你,谁让你信口开河乱说的。”妻子说着话,马主任也有意在她下体加速挺动起来,直插得她的阴唇翻进翻出,那根黑鸡巴已被妻子的淫水冲刷得发了白。

    我迸住呼吸,颤颤地问:“你说,跟你偷情的男人是谁?”

    “不告诉你,你自已猜。哦,我被人家插得可厉害了。”妻子被马主任插得呻吟起来。她伸手想捂住话筒,马主任却拦住她。

    “老婆,听你的喘息呻吟声,好象你正被男人操耶。”我没想到妻子和马主任如会此大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