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4第8部分 美妻淫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是,我是在被人操,呀……呀……我被插得好舒服……老公,你怎么还不回来捉奸?”妻子装着气我,乘机浪叫起来。

    我眼都气红了,声音也在发抖,却不得不说:“得……阿玲,你越这样叫,我越不会相信你真是在被人操。别跟我演戏了。”

    2004-12-421:28#90

    999/10<12345678910>

    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可选)

    选项:

    禁用url识别

    禁用smilies

    禁用discuz!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ctrl+enter发布]

    可打印版本|推荐给朋友|订阅主题|收藏主题poweredbydiscuz!4.0.0©2001-2005senzteologyltd所有时间为gmt+8,现在时间是2006-3-1201:46清除cookies-联系我们-☆99bbs☆-☆99bbs☆[关闭注册]-::转载文学::-::乱伦淫妻::-[23出品]美妻淫妓[淫妻][长篇]---请求加分-poweredbydiscuz!»aldrich222:退出|短消息|控制面板|帮助广告位性趣社区海外社区,免费传奇&石器sf广告位一通电话,小姐上门,服务到位免费观看情色诱惑电影★爽广告位国内网上最全买春性息网站强力女用春药使女人尽在掌握、阴茎增大胶囊使男人霸气冲天☆99bbs☆[关闭注册]»::转载文学::»::乱伦淫妻::»[23出品]美妻淫妓[淫妻][长篇]---请求加分上一主题下一主题9910/10<12345678910标题:[23出品]美妻淫妓[淫妻][长篇]---请求加分longshao23该用户已被删除“我是真的在被人家操嘛,哦……哦……你还不信,我叫给你听。我受不了……我的小穴要开花了……”妻子见我蒙在鼓里,跟马主任相视一笑,继续逗我。

    “妈的,谁敢操我妻子?”我装着气哼哼地道:“我来猜。是隔壁王二哥吧?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知我不在家,所以剩虚而入。这家伙,看我回家跟他算帐。也把他老婆奸个穴朝天。”

    “你别冤枉好人。王二他婆娘是个有名的醋缸,整天恨不得将他拴在裤腰上,就算王二想偷我,恐怕也没机会吧。”妻子干脆跟我说起了俏皮话,说:“哦,老公,你再猜,他是谁。”

    “哦,我猜出来了,是我的医生朋友小刘。对不对?这小子,我跟他打过招呼,我不在家时,请他多多照顾你,他是不是照顾到我们家床头上去了?你快让他接电话。”我眼看着马主任尽情操着我的爱妻,却无能为力。

    “怎么会是他呢?他是你朋友,岂不闻朋友妻、不可欺吗?”妻子咯咯笑道,回头吻吻马主任的胸毛。

    马主任跟她打个翻身的手势,她会意,不情愿地翻过身去,俯趴着,蹶起肥腚,马主任就爬了上去,从后面插进了她濡湿的阴道,像老汉推车地抽送起来。

    我气得脸色发绿,幸亏今天我是亲眼目睹,不然,我做梦也想不到,妻子在电话里说有人操她的事,竟会是真的。

    “现在年代不同了,变成朋友妻,最好骑了。不过,听你一说,好象也不是小刘。那会是谁呢?

    ”

    “对啦,不是小刘。老公,你再猜。哦……我都要被人家干死了,你怎么还猜不出,你快猜嘛,不然,人家在我体内射出了精,你再猜出来也不能算你赢。”妻子好象也体会了在跟别人做爱的同时与我说话的乐趣,竟将这游戏继续玩了下去。

    看着亲爱的妻子像条母狗似的,在床上被马主任操得天翻地覆,我下身也憋得厉害,突然道:“哦,我猜到了,肯定是马主任。平时你跟他最亲近,他也最喜欢了。”

    床上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甚至连抽插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妻子更是小脸惨白,不知所措。

    “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哈,是马主任在操你。肯定是他在操你。”我涌起一种报复的快感,得意地说。

    半饷,妻子才回过神来,嗔怪地道:“呸,老公,你食屎啦,瞎猜。马主任是我领导,还是我干爹,你怎么也这样乱嚼舌头。传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我不跟你玩了。”

    “干爹干爹,就是为了干你才叫爹嘛,领导领导,还是要跟你插、跟你捣嘛。”我仍不依不饶。

    “再乱说,看我等你回来,不让干爹他臭骂你一顿。让你口没遮拦。”妻子还当我是在跟她开玩笑,在马主任身下扭了扭屁股。

    马主任听着我俩的对话,情欲高涨,鸡巴硬如铁棒,他抱住我妻子的粉臀,更大力抽插着我妻子的嫩穴,直撞得我妻子的乳房像两只铃铛似的,乱摇乱晃。

    马主任的抽插越来越急,越来越快,像雨打芭蕉似的,妻子知他临近高潮,也大幅耸动着屁股,配合他的最后冲刺。

    因为下身交合的声音太响,妻子怕被我从电话中听出破绽,不得不暂时捂住了话筒。

    终于,马主任的屁股一阵猛力狂巅,虚脱似的趴在妻子身上不动了。

    我仿佛听到了他的精淮喷射在妻子子宫壁上发出的悦耳叮咚声。

    “阿玲,怎么不说话了?”我怕妻子起疑心,又顺水推舟地说:“人家实在是猜不出嘛。只好乱说一气,好了,我再猜,阿玲,是不是你剩我不在家,又艳帜高张,重操旧业,开门迎客了?”

    “你乱说什么呀?”妻子满身香汗,娇喘吁吁,听我不提马主任了,刚松了口气,经我这一说,脸又更显绯红起来。

    她清楚自己做妓的事,要是被马主任知道,可也是面上无光。

    我看她和马主任刚经历了一场高潮,心中又不服气,就决心报复她,让她也难堪一次,又继续道:“阿玲,我是说你是不是又做起了妓,拉来了嫖客?怎么,你紧张什么?反正电话里只有我们两人在说悄悄话嘛。你还怕你做妓的事被人家知道?”

    “呸,谁做过妓了?你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妻子的脸红得像火烧,马主任还趴在她背上,鸡巴在她阴道里慢慢变软,大滩的精液和淫水顺着她的腿根往下流淌。

    “老婆,你别生气,本来我就是跟你乱说一气嘛。我知道,你是不会偷汉的,也不会卖淫,你真偷汉卖淫,哪里还敢跟我打电话?”我只得搭台阶让她下。

    “你知道就好,我困了,不跟你玩了。”妻子说完,就掐断了电话。

    我也舒了口气,将手机放入袋中。

    “真有意思。”屋中的两个人放下电话后,却笑得喘不过气来。

    “亏你想得出。一边操人家老婆,一边还让人家给老公打电话。”妻子笑出了眼泪,用粉拳擂打着马主任。

    “你老公一定以为你是逗他玩的,哪里想到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马主任又爬到了妻子的肚子上。

    “你还能来呀?”妻子半推半就,任他抓住自己的双乳。

    “不,现在我只想趴在你肚子上睡一觉,等后半夜……精聚多了……再操你。你老公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我们得抓紧操。”马主任说着,已打起呼噜来,口水流了妻子一脸。

    妻子用力推了推他,却推不动,只得摊开手,让他死猪般睡在自己肚皮上。

    我跳下了阳台,后半夜的那场床戏我没法看到了,我还得去找个旅馆住下。

    走上冷清的街头,想到自己有家不能归,妻子却在家中陪着别的男人睡,我心中像打翻了五味醋。

    也许在我进入梦乡的时候,妻子和马主任又要开始新的肉战了……

    ——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